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关保昌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标题: 
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关保昌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库类别: 
司法文明数据库
内容类别: 
经典案例
年份: 
2019
发表方式: 
网站
全文: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云民申30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雨花街道下庄社区。法定代表人:张文惠。委托诉讼代理人:洪坤,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员工,特别授权代理。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腾蛟,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员工,特别授权代理。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关保昌,男,锡伯族,1952年5月27日生,身份证住址:云南大理。现住云南省昆明市。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张洪奎,男,锡伯族,1973年2月18日生,身份证住址:云南省普洱市。现住云南省昆明市。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忠,云南派特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双艳,云南派特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再审申请人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块地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关保昌、张洪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云01民终39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再审申请人一块地公司申请再审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一块地公司提交的《营业执照》证明一块地公司取得经营权的时间为2014年7月16日,而非判决认定的2017年4月21日。2.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应提交食品安全管理人员及从业人员健康证、身份证,且应满足食品安全设备设施的要求。被申请人关保昌、张洪奎因违反双方签订的《餐饮美食合作协议》的约定,未配齐合同约定的满足食品安全的设备设施,是导致《食品经营许可证》未能得以办理的原因。3.被申请人在《食品经营许可证》办理之前便私自营业,属于违法行为,只是因经营不善亏损而自行撤场,其损失不应由一块地公司进行补偿。4.判决对被申请人自行编制的清单和付款凭证全部予以认定没有事实依据。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相关规定,申请再审。被申请人提交意见称,被申请人在一块地公司存在违约的情况下,主张由其赔偿经济损失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认为,第一,根据一块地公司提交的《营业执照》,可以证明一块地公司的成立日期为2014年7月16日。原审认定一块地公司于2017年4月21日取得《营业执照》确实有误,但该认定错误不影响本案的实体判处,一块地公司以此为由申请再审的事实依据不足。第二,关于原判由一块地公司赔偿关保昌、张洪奎相应损失的事实和法律依据问题。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关保昌、张洪奎于2016年11月10日前已经进行投资施工,而一块地公司于2017年11月方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一块地公司在原审过程中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未及时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的行为与被申请人是否按约配备设备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的事实,原审据此确认一块地公司履行合同义务超出合理期限,已构成违约并无不当。第二,关于一块地公司主张被申请人私自营业且因经营亏损自行撤场构成违约的问题,由于一块地公司对其主张未能提交相应证据证明,且根据双方签订的《餐饮美食合作协议》的约定,一块地公司未能及时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未尽到提供土地管理使用权以及保证生态园符合商业运营基本条件的合同义务,原审判决其承担相应过错责任并无不当。第三,关于被申请人出具的清单和付款凭证的证据效力问题。原审过程中,被申请人提交了从进场到撤出期间的投入和收入的“收支明细”,一块地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但其未能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原审结合有洪坤、张洪奎、段悦灵等人签名的“2016年锡伯龙美食城广场股东扩大会议”纪录的情况,对被申请人主张的损失予以确认,在证据采信上并无不当。综上所述,一块地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云南一块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薛 丽

审判员: 李玲燕

审判员: 郭雅欣

二O一九年五月十日

书记员: 王海燕

 

稿件来源: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库
原发布时间:2019
网络地址:https://law.wkinfo.com.cn/judgment-documents/detail/MjAyNjU0MjUxNzY%3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