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薪、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术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标题: 
柴薪、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术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库类别: 
司法文明数据库
内容类别: 
经典案例
年份: 
2019
发表方式: 
网站
全文: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黑民终221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柴薪,男,1962年1月12日出生,汉族,科学研究人员,住哈尔滨市南岗区。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牡丹江市阳明区机车中心路13号。法定代表人:刘宝玲,该公司董事长。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邢紫龙,北京市盈科(哈尔滨)律师事务所律师。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恒荣,北京市盈科(哈尔滨)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肇东汇聚农产品种植有限公司,住所地绥化市肇东市北九街。法定代表人:吴光彦,该公司董事长。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怀一,黑龙江万杰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黑龙江福和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绥化市肇东市正阳大街116号。法定代表人:吴光彦,该公司董事长。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宇,该公司员工。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怀一,黑龙江万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柴薪、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菲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肇东汇聚农产品种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聚公司)、黑龙江福和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和公司)技术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12民初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3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柴薪及柴薪、博菲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邢紫龙、廖恒荣,被上诉人福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宇,被上诉人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怀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柴薪、博菲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向柴薪、博菲公司支付技术转让费5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8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时止);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柴薪、博菲公司已经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且能够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生产出鹅血胶囊,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单方面停止生产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的行为属于不履行合同义务。2.柴薪、博菲公司已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了完整的技术资料,案外人齐新世系汇聚公司员工,齐新世出庭作证的举证责任应由汇聚公司承担,一审判决以柴薪、博菲公司未能找到齐新世出庭作证为由承担举证不能责任错误。3.柴薪、博菲公司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签订的《转让协议书》中并未约定商标转让,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签订协议前也明知金鹅一族注册商标已被注销,一审判决认定柴薪、博菲公司未能履行合同约定的品牌及知识产权转让义务错误。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现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已经知悉了全部的鹅血胶囊制剂的资料,柴薪、博菲公司失去了技术秘密,一审法院判定解除《转让协议书》及柴薪、博菲公司返还技术转让费50万元,使柴薪、博菲公司的权利受到巨大伤害。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柴薪、博菲公司不能提供案涉技术标准、生产工艺、配方、品牌证书、知识产权、该技术研发等生产资料文件,柴薪直到2016年9月才勉强到牡丹江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完成鹅血接血工艺,由于柴薪、博菲公司未能更正完善技术,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未能生产出适合市场销售的合格产品,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2.柴薪、博菲公司在上诉状中明确承认仅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了可行性研究报告及相关技术成果。可行性研究报告是对项目的论证、研究、分析成功率大小、是否可行,为决策或审批的上报文件,柴薪所谓的技术秘密已经发表在学术论文和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柴薪、博菲公司未将配方、工艺、参数、知识产权转让给汇聚公司和福和公司,柴薪、博菲公司主张的技术秘密受到侵害与事实不符。3.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商标权是知识产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转让知识产权包括商标权。柴薪、博菲公司主张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早已清楚商标注销事宜的主张不能成立。4.柴薪将《申报材料》中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学术理论报告等内容作为技术秘密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柴薪具有欺诈行为。柴薪、博菲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共同偿还所欠柴薪、博菲公司技术转让费5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8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时止);2.本案诉讼费由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承担。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1.解除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与柴薪、博菲公司签订的《转让协议书》,柴薪、博菲公司退还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已支付的技术转让费人民币50万元;2.柴薪、博菲公司给付利息10万元(按已付转让费50万元计算利息,从2015年12月9日至2018年9月9日),自2018年9月10日起按日万分之二支付利息至柴薪、博菲公司将技术转让费全部还清之日止;3.柴薪、博菲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一审判决认定事实:2015年12月9日,柴薪、博菲公司(甲方)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乙方)签订了《转让协议书》,约定:一、甲方将生产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相关技术转让给乙方,同时将鹅血制剂研发、生产相关的全部资料、品牌及相关知识产权等一并转让给乙方,乙方使用该项技术加工生产金鹅胶囊鹅血制剂。二、甲方转让技术及应达到的主要技术指标为: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的配方及生产加工技术,该项技术的参数和所生产的产品的质量标准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产品质量标准,适合市场销售。三、甲方将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等技术转让给乙方后,乙方可独自支配该项技术以及相关的知识产权,甲方无权干涉乙方自由转让和买卖。此外,甲方能承诺未来关于鹅血制剂的后续研究成果优先与乙方合作,在乙方明确没有合作诚意的前提下方可与其他方合作。四、甲方的义务,1、甲方应于2015年12月16日以前,将配方、技术资料以及该技术在科研中形成的相关资料、数据、鉴定报告、证书等文件完整交付乙方。2、甲方负责在2016年3月28日前派技术人员到乙方或双方协商处,指导乙方设备、器具准备和产品试制工作,并保证在2016年10月28日前批量生产出符合国家标准和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3、甲方须负责对乙方安排的热按原进行免费生产技术培训,独立生产出合格样品后,甲方才可离场。4、自验收合格之日起甲方须提供两年的免费技术保证期以提供技术支持,使乙方能够独立批量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5、未得到乙方的书面许可,加分那个不得在自行生产、委托生产或将该项技术转让给第三方生产与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相同或类似的产品。6、未得到乙方的书面认可,甲方不得在将金鹅品牌用于抑制肿瘤类制剂的生产和销售。五、乙方的义务,1、乙方应向甲方支付的转让费及支付方式:A、转让费总额为:人民币壹佰万元整;B、转让费由乙方分期支付给甲方,具体支付方式和时间如下:(1)转让费的50%在甲方交付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的配方、生产技术以及研发生产相关资料后给付;(2)经甲、乙双方共同验收确认合格并出具具体书面验收证明后,乙方支付转让费的40%;(3)在两年的技术保证期内,每年乙方支付转让费的5%,共计10%。2、在产品试制过程中,乙方应服从甲方技术人员的指导。六、乙方能够独立批量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以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后,甲、乙双方确定以下方式对乙方的技术转让和培训工作成果进行验收。七、甲方的违约责任,1、甲方如不按照合同的规定的时间派出技术人员,应承担乙方因此所受的损失。2、甲方转让给乙方的技术如果有疵漏,应及时更正和完善;如半年内仍达不到合同约定的产品质量技术标准,甲方应退回全额转让费,并按已付转让费的金额以每日万分之二的利率向乙方支付利息。八、乙方的违约责任,乙方如不按照合同规定的时间、金额向甲方支付应付的转让费,则应按当期应付转让费金额以每日万分之二的利率向甲方支付利息等内容。合同签订当天,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即向柴薪付款50万元。通过柴薪的邮箱能够认定2015年11月16日9点18分,柴薪给齐新世邮箱发了中国北方鹅产业化发展可行性研究报告,2015年11月29日柴薪给齐新世邮箱发了金鹅胶囊---材料第一部分。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的证人孙某证实,在签订合同时只看到了技术成果和可行性研究报告,未看到其他材料。2016年大约9月份,在牡丹江柴新对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的孙某等人进行了接鹅血流程的培训。在2017年大约7月份,双方共同到大庆杜尔伯特的一家企业(双方共同认可的)对所接鹅血进行了加工,加工成冻干粉80多公斤,柴薪带回5公斤左右,灌装成胶囊。柴薪不确定冻干粉质量是否合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通过黑龙江福和华星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冻干粉检验,认为质量不合格。柴薪认为根据其所提交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及鹅血抗癌性能的研究及药物性开发鉴定材料,鹅血采集冷藏之后需要10万级洁净控制区,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不具备该生产条件,所以产品不合格。一审另查明,2013年10月13日,金鹅一族商标被注销。齐新世于2018年1月份已经不在汇聚公司工作。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关于柴薪、博菲公司是否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技术秘密转让合同的让与人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技术资料,进行技术指导,保证技术的实用性、可靠性,承担保密义务。1.柴薪、博菲公司是否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提交了完整的技术资料的问题。从庭审及双方提交证据能够认定,协议签订前后,柴薪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了可行性研究报告、金鹅胶囊—-材料第一部分及技术成果,其余材料柴薪称交给了齐新世,但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柴薪、博菲公司应对已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完整的技术资料负举证证明责任。经一审法院向柴薪、博菲公司释明应申请齐新世出庭作证证明此事,但柴薪、博菲公司称找不到齐新世,因此柴薪、博菲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责任,不能认定柴薪、博菲公司交付了完整的技术资料。关于柴薪、博菲公司称其所交付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第14包含了配方和参数的问题。配方和参数是原告转让技术秘密的核心,也是金鹅胶囊鹅血制剂是否能生产的关键。柴薪、博菲公司所交付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并不具有实用性、可操作性,因此,不能认定柴薪、博菲公司交付了技术秘密的配方和参数。关于柴薪、博菲公司是否依协议对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进行了技术指导的问题。协议签订后,柴薪虽对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进行了接鹅血流程的培训,并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协商到大庆的杜尔伯特对所接鹅血进行了冷冻加工,但没有按照协议约定在2016年10月28日前,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批量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通过以上两点,不能认定柴薪、博菲公司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二、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书》是否应解除的问题。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书》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转让协议书成立并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示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柴薪、博菲公司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转让时其金鹅一族注册商标已注销,柴薪、博菲公司未能将合同中约定的金鹅一族品牌及相关知识产权等一并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柴薪、博菲公司不能完全履行合同义务。另,柴薪、博菲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实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已经收到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的配方及技术参数,所生产出的产品为合格产品,可以在市场销售。柴薪、博菲公司所述生产金鹅胶囊需要10万级洁净控制区,双方转让协议中没有关于生产产品需要10万级洁净控制区的相关约定,柴薪认为10万级洁净控制区是履行合同的必备条件,其已在签订合同时告知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但此点主张未能提交证据证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综上,双方协议签订后,柴薪、博菲公司未能将金鹅胶囊制剂研发、生产相关的全部资料、品牌及相关知识产权等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未能按照转让协议书约定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使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批量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双方签订合同的根本目的已不能实现,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书》应予解除。三、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是否应继续给付柴薪、博菲公司技术转让费50万元、柴薪、博菲公司是否应返还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转让费50万元并支付利息损失10万元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五十一条规定,让与人未按照约定转让技术的,应当返还部分或者全部使用费,并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双方协议第七条2约定,甲方转让给乙方的技术如果有疵漏,应及时更正和完善;如半年内仍达不到合同约定的产品质量技术标准,甲方应退回全额转让费,并按已付转让费的金额以每日万分之二的利率向乙方支付利息。如前所述,柴薪、博菲公司没有履行全部合同义务,既未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全部技术资料,也未按合同约定进行技术指导,足以保证技术的实用性、可靠性,生产出符合协议约定的产品,故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不应继续给付其转让费50万元,本案合同解除后柴薪、博菲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返还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的转让费50万元,至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要求支付的利息损失,因在合同签订及履行过程中,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未能尽注意义务,未能核实原告转让的金鹅胶囊的技术秘密是否资料完整、是否存在可操作性、实用性,在双方未完全履行协议时即支付了部分转让费,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签订履行合同时存在一定的过错,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要求柴薪、博菲公司支付利息10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据此判决:1.解除柴薪、博菲公司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之间签订的《转让协议书》;2.柴薪、博菲公司返还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技术转让费50万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付清;3.驳回柴薪、博菲公司的诉讼请求;4.驳回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其他反诉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柴薪、博菲公司承担,反诉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柴薪、博菲公司承担2750元,由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承担1150元。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认为,柴薪、博菲公司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签订的《转让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以下问题:关于案涉《转让协议书》应否解除的问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示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按照案涉《转让协议书》的约定,柴薪、博菲公司应保证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2016年10月28日前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双方共同验收确认合格后,经过二年的技术保证期,案涉协议履行完毕。故案涉《转让协议书》的履行期限最早至2018年10月28日止,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2018年9月11日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主张解除案涉《转让协议书》,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转让协议书》履行期限届满前明确表示不再履行案涉合同,符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案涉《转让协议书》应予解除。一审判决解除柴薪、博菲公司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之间签订的《转让协议书》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二、关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应否向柴薪、博菲公司支付剩余技术转让费的问题。按照案涉《转让协议书》的约定,柴薪、博菲公司保证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生产出金鹅胶囊鹅血制剂、双方共同验收确认合格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支付转让费的40%,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二年的技术保证期内每年向柴薪、博菲公司支付转让费的5%。本案中,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柴薪、博菲公司的指导下进行了鹅血冻干粉的试制生产,但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并未继续生产形成鹅血制剂并验收确认合格,现协议已经解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柴薪、博菲公司无需继续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进行鹅血制剂的生产,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亦无需向柴薪、博菲公司支付剩余技术转让费。柴薪、博菲公司关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应向其支付50万元技术转让费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三、关于柴薪、博菲公司应否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返还已付技术转让费的问题。第一,《转让协议书》约定的返还技术转让费的条件是否成就。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仅委托福和公司的关联公司黑龙江福和华星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其生产的冻干粉进行检验,双方当事人并未共同委托权威机构对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生产出的鹅血冻干粉是否合格进行检测确认,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生产出的鹅血冻干粉为不合格产品的事实。案涉《转让协议书》约定,柴薪、博菲公司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的技术如果有疵漏,应及时更正和完善,如半年内仍达不到合同约定的产品质量技术标准,柴薪、博菲公司退回全额转让费。即便汇聚公司、福和公司研制生产的鹅血冻干粉确实因技术问题导致质量不合格,柴薪、博菲公司亦可按照合同约定在半年内更正和完善,现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冻干粉生产后与柴薪、博菲公司协商更正完善转让技术的事实,《转让协议书》约定的返还技术转让费的条件未成就。第二,返还技术转让费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合同解除后,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按照案涉《转让协议书》的约定,柴薪、博菲公司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金鹅胶囊鹅血制剂的配方、生产技术及研发生产资料后,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向柴薪、博菲公司给付50万元转让费。柴薪、博菲公司负责指导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设备、器具准备和产品试制工作,保证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2016年10月28日前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标准及质量要求可销售的金鹅胶囊鹅血制剂。故从合同约定的履行顺序看,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应在收到合同约定的技术资料后向柴薪、博菲公司支付50万元技术转让费再继续进行金鹅胶囊鹅血制剂产品的研制生产。现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已向柴薪支付了50万元技术转让费并已生产出鹅血冻干粉的情形下主张柴薪、博菲公司未向其交付完整的技术资料与合同约定不符,亦无事实依据。柴薪、博菲公司已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交付技术资料并指导生产,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生产的鹅血冻干粉质量不合格,故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关于由于柴薪、博菲公司的原因导致其未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主张不成立。案涉《转让协议书》系以行为为标的的合同,其解除并不具有溯及力,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主张柴薪、博菲公司返还已付技术转让费理据不足,一审判决柴薪、博菲公司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返还已付技术转让费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四、关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案涉协议约定的知识产权转让问题。案涉《转让协议书》约定,柴薪、博菲公司将生产金鹅胶囊鹅血制剂品牌及相关知识产权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汇聚公司、福和公司主张,金鹅一族注册商标已注销,柴薪、博菲公司未能将合同中约定的金鹅一族品牌及相关知识产权等转让给汇聚公司、福和公司,柴薪、博菲公司未能完全履行合同义务。本院对此认为,2013年10月13日金鹅一族商标被注销,汇聚公司、福和公司在签订《转让协议书》时应明知案涉商标被注销的事实。虽然金额一族商标已经注销,但在合同解除的情形下,柴薪、博菲公司不能履行上述合同义务并不影响双方当事人的法律责任,柴薪、博菲公司亦不因此向汇聚公司、福和公司返还已付技术转让费。综上所述,柴薪、博菲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维持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12民初74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撤销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12民初74号民事判决第二、四项;三、驳回肇东汇聚农产品种植有限公司、黑龙江福和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柴薪、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肇东汇聚农产品种植有限公司、黑龙江福和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柴薪、黑龙江省博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文静

审 判 员: 徐明珠

审 判 员: 付兴驰

二O一九年五月十日

法官: 助理 单萌萌

书 记 员: 叶 子

 

稿件来源: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库
原发布时间:2019
网络地址:https://law.wkinfo.com.cn/judgment-documents/detail/MjAyNjUyMTQyNTU%3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