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社会清单”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标题: 
浅议“社会清单”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库类别: 
司法文明数据库
内容类别: 
司法制度
年份: 
2020
全文: 

 

浅议“社会清单”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宋国如

 

 

 一、概念引入

  在重庆原野园林景观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与重庆三峡水利建设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1]中,原野园林公司(承包人)主张发包人提供的工程量清单存在大量的缺项漏项,请求法院依照《清单规范》对工程价款进行调整。三电集团公司(发包人)主张因工程量清单不具备《清单规范》中的基本要件(如项目编号、项目特征描述),故不是必须采用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一审法院就本案是否适用《清单规范》为结算依据问题组织双方当事人走访重庆市万州区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造价站的意见为“案涉招标文件中的‘工程量清单’未按照《清单规范》进行编制,不是规范性的工程量清单,属于‘社会清单’性质,仅是招标文件的组成部分。”本案中,造价站将全部未按照《清单规范》编制的工程量清单定义为“社会清单”,本文将继续援用这一定义,对“社会清单”计价方式(单价合同)下的结算依据进行分析。

序号

项目名称及特征

单位

工程数量

 

建筑工程

   

主辅生产工程

   

(一)

热力系统

   

1

主厂房本体及设备基础

   

1.1

主厂房本体

   

1.1.1

基础工程

   
 

主厂房土方

m3

 
 

主厂房土方1:1砂石回填

m3

 
 

独立基础

m3

 
 

普通钢筋

t

 

1.1.2

框架结构

   
 

混凝土柱

m3

 
 

混凝土梁

m3

 
 

普通钢筋

t

 

……

     

 

  表一 “社会清单”示例

  二、不同计价方式的对比

  不同的计价方式下,当事人在合同价款确定阶段所承担的义务和风险均存在一定的差异,这些差异最终体现在合同及其载明的工程量清单中,并对结算价款产生影响。

  (一)招投标阶段对比

  施工图预算计价方式下,招标人只负责提供施工图纸和地勘报告等资料,根据施工图纸和定额文件计算实体净值和施工损耗值并报价是投标人的义务。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下,招标人除负责提供施工图纸和地勘报告等资料外,还应根据《清单规范》的规定计算实体净值并提供工程量清单,投标人根据工程量清单和企业定额等资料计算综合单价并报价。而“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虽然招标人提供了工程量清单,但该清单并非按照《清单规范》编制,其载明的工程量亦未必是实体净值,例如某现浇框架梁项目的清单量仅包含混凝土量和钢筋量,招标人要求投标人报价时综合考虑脚手架、模板和超高施工等项目。实质上,无论采用何种计价方式,从投标人报价角度来讲,工程价款都应为其为工程建设所实际支出的费用和所预期得到的利润之和,实际支出的费用应按照全部项目的实体净值和损耗值共同确定。从该角度出发,将三种计价方式下的招标流程和当事人承担的义务与风险对比如下:

00_20191022155914.jpg

 

招投标阶段义务

风险负担

招标人

投标人

施工图计价

招标人负责提供施工图纸等资料

投标人根据各自对施工图纸、地勘报告等资料的理解计算工程量并报价

投标人同时负担量和价的风险

工程量清单计价

招标人负责根据《清单规范》和施工图纸等资料编制工程量清单

投标人根据对工程量清单的理解进行报价,工程量清单与施工图纸不一致的,以工程量清单为准

招标人负担量的风险,投标人负担价的风险

社会清单计价

招标人根据其对工程的理解将工程划分为若干部分并向投标人提供“社会清单”和施工图纸等资料

投标人根据其对“工程量清单”和施工图纸等资料的理解进行报价

单个项目明示的实体净量风险由招标人负担,非明示的实体净量和损耗量风险由投标人负担;投标人负担价的风险

 

  表二 招投标阶段义务与风险对比

  由以上对比可知,三种计价方式下,当事人所承担义务的范围的主要差别为工程量的计算。其中,尤以施工图预算计价中投标人承担的算量任务重,“社会清单”计价次之,工程量清单计价最轻。正是由于投标人承担的算量义务不同,导致了其承担风险的范围逐渐缩小,并最终体现在清单中。

  (二)工程量清单对比

  因只有工程量清单计价和“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清单项目的组成内容和计量方式才会对工程价款的确定有影响,故仅对此二种计价方式进行对比。

  1. 工程量清单的项目设置不同

  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下,招标人编制的工程量清单应由分部分项工程量清单、措施项目清单、其他项目清单、规费和税金项目清单组成。而“社会清单”可能只包含《清单规范》中的部分项目,前述现浇框架梁案例中,“社会清单”的主要项目与《清单规范》中分部分项工程项目设置较为一致,但其内容不仅涵盖了该项目的实体工程量和损耗量,还涵盖了与之相关的措施项目和规费等。也即“社会清单”下的项目种类少于工程量清单中的项目种类,但其“综合单价”所包含的内容要多于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

11_20191022160226.jpg

  2. 工程量清单的项目描述深度不同

  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下,工程量清单的任一项目均应根据相关计量规范设置项目编码、项目名称、项目特征和计量单位并计算工程量。而“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招标人通常会自行编制项目名称和编码,项目特征的描述亦并非按《清单规范》进行,计量单位也可能会出现与计量规范不一致的情况。以表一中的“基础工程”为例做两者的对比如下图:

12_20191022160242.jpg

  由以上对比可知,虽工程量清单计价和“社会清单”计价均以清单作为工程计量计价的主要依据,但两者在项目设置、描述深度和综合单价组成上均存在较大差异,这些差异在本质上决定了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三、“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一)“社会清单”的计量计价规则应作为结算争议的处理依据

  相较于严格依照《清单规范》编制的工程量清单,“社会清单”确实存在项目设置较为宽泛、项目特征描述过于笼统、投标人承担风险较大等问题。但即便如此,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十六条第一款[2]的规定,仍应依照“社会清单”设置的计量计价规则进行工程价款的结算。前述重庆原野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三峡水利建设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以合同约定的清单作为结算依据。实际上,招标人编制的“社会清单”及计量计价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凝结着招标人工程部门的实践智慧,是在《清单规范》之外的有益尝试,应当予以尊重。

  (二)采用“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且未约定适用《清单规范》的,《清单规范》并不必然作为结算依据

  首先,通过本文第二部分的分析可知,“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与“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在招投标阶段当事人义务划分、工程量和价格的风险负担、清单项目的设置及描述深度等方面均存在一定差异。而《清单规范》中规定的计量计价等内容是以当事人各自承担的义务和负担的风险为基础,故“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特别是在招标人参照定额制定“社会清单”时,《清单规范》中规定的部分内容基础的适用可能不存在,此时,强行使用《清单规范》对“社会清单”进行调整可能陷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于失衡状态。在耒阳市康鸿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林仙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案[3]中,当事人约定使用工料单价法计价,就规费和安全文明施工费是否属于下浮范围问题,再审申请人林仙龄主张应按《清单规范》的规定,不将其列入下浮范围。最高人民法院综合合同关于工料单价法和价款组成的约定认定“既然工程价款中已包括了规费、安全文明费,该费用就应当按约定比例下浮”。

  其次,在当前工程量清单计价方式已经成为主流、工程造价咨询市场已较为成熟的条件下,招标人在《清单规范》之外另行制定计量计价规则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体现出其回避使用《清单规范》的意思。虽然《清单规范》要求“全部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国有资金投资为主的建设工程施工发承包,必须采用工程量清单计价。”但因该规范“非部门规章,属于强制性国家标准,其强制性属于管理性,而非效力性”[4],不影响计量计价规则约定的效力,《清单规范》并不必然作为结算依据。

  (三)以“社会清单”确定工程价款存在争议的,应适用合同漏洞填补规则

  “社会清单”计价方式下,承包人关于“社会清单”漏项或项目特征描述不清等的主张,实际上是请求法院对合同漏洞进行填补。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合同漏洞的填补应由双方当事人先行协商,经协商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由法院根据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发包人在招标阶段提供的设计图纸、地质资料等文件作为施工合同的一部分,可以作为“社会清单”相关内容描述是否准确的依据。经核查,若“社会清单”的内容能够通过上述资料予以确定的,无须调整该部分的单价;若不能确定或者当事人对部分内容的理解不一致的,则应按“交易习惯”确定,可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参照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工程价款。”此处的“计价方法或计价标准”是指“工程定额标准或工程量清单计价方法”[5]。如前文述及,若就争议事项,“社会清单”与《清单规范》的计量计价基础不一致时,不应适用《清单规范》而应按照定额文件予以确认并结算工程价款。

  另,若“社会清单”中的争议项目数量较多且无法合理确定其范围,继续使用该清单无法确定工程价款时,人民法院可能会直接委托鉴定机构依据定额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在佳木斯恒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鸡西市城子河区煤矿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6]中,虽然双方约定按清单计价,但因招标清单未对“项目特征”进行描述,致使法院无法通过清单确定工程价款,结合清单计价模式被广泛采纳以前,该地主要采用定额投标方式,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民法院和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均认为应以定额作为确定工程造价的依据。

  综上所述,“社会清单”的计量计价规则并不会因未按《清单规范》编制而不能作为结算依据,《清单规范》并不具有强制适用效力。对于“社会清单”中的争议项目,应结合招投标文件等进行补充确定。只有当依照合同其他文件无法合理确定“社会清单”计量计价规则且就争议项目“社会清单”与《清单规范》对风险范围划分一致时,《清单规范》方有作为结算依据的可能,否则应将计量计价规则还原至原始状态,参照定额文件对工程价款进行结算。



 

【注释】
[1] 案号:(2017)渝02民终2437号。审理法院: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一审);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
[2]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十六条 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
因设计变更导致建设工程的工程量或者质量标准发生变化,当事人对该部分工程价款不能协商一致的,可以参照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工程价款。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工程价款结算参照本解释第三条规定处理。
[3] 案号:(2015)民申字第2560号。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
[4] 周弘杰:《<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强制性条文效力新思考》,载公众号“建纬律师”,2019-07-11。
[5]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2015年版,第123页。
[6] 案号:(2017)黑民终536号。审理法院: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民法院(一审);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

 

 

 

 

原发布时间:2019.10.22

稿件来源:北大法宝

网址:https://www.pkulaw.com/lawfirmarticles/f544bfd6446dd4823a54eb4b3760c74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