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文化
标题: 
法律文化
库类别: 
司法文明数据库
内容类别: 
司法百科
年份: 
2014
发表年份: 
2012
发表方式: 
网站
全文: 

法律文化

 

      一、法律文化的概念

      法律文化是整个文化构成的一个特殊部分。在概念上,文化概念的多样性同样影响着对法律文化的理解,使法律文化这一概念也具有多样性。[1]文化的广义、中义和狭义的三种理解,也同样存在法律文化概念的研究上。同时,也还有学者提出,法律文化这一概念,既可从研究方法方面来理解,也可从研究对象方面来理解。前者将法律文化作为一种研究的方法或方法论,后者将法律文化作为一种研究对象,作为社会存在的一种现象。[2]
      尽管理论界在概念上存在差异,但我们认为,根据我们所要解决问题的需要,概括或采用一个大致的概念,对于我们思考和解决问题以及进一步完善概念都是必要的。在此,我们采用的法律文化概念是:在一定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决定作用的基础上,国家政权所创制的法律规范、法律制度,以及人们关于法律现象的态度、价值、信念、心理、感情、习惯及理论学说的复合有机体。

      采用这样一个概念,一是考虑我们的任务在于研究法律文化的功能以及先进法律文化的建设问题;二是参照了文化中的中义概念,中义的概念与我们的任务更具有对应性。
      为了进一步认识法律文化,我们应当注意它与以下现象的联系和区别:
      第一,法律文化与文化。这两者既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也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法律文化是整个文化的组成部分,它虽有其自身的特点,但必然体现着文化的一般特征。由此,研究法律文化不能脱离文化的一般和整体。
      第二,法律文化与法治文明。文化与文明有联系但不等同。文明指的是文化中的积极成果,而不包含其消极的内容。比如吸毒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不是文明现象。法治文明指的是人类优秀的法律文化成果,是法律文化中积极的因素,而法律文化中则既包含着积极的因素也包含着消极的因素。
      第三,法律文化与法律意识。这是两个常常被混用的概念。在我们采用狭义法律文化概念时,这两者的外延是相同的;当我们采用中义或广义的法律文化概念时,法律意识是法律文化的组织或部分。
      第四,法律文化与法律传统。法律传统是历史上形成并流传下来的法律信仰、态度、习惯、制度等的统称。法律文化的外延大于法律传统,它既包含着法律传统,也包含着社会发展中新进形成的因素和对外吸收的因素。[3]
      二、法律文化的构成与作用
      按系统论的观点来看,系统的功能是由其结构所决定的,即结构决定功能。法律文化的作用是由其结构所决定的。要了解法律文化的作用,就有必要了解法律文化的结构。
      (一)法律文化的构成
      对于法律文化的构成,学界也是存在着多种划分。比如,美国学者劳伦斯·弗里德曼将法律文化分为外部法律文化和内部法律文化。他认为,外部法律文化指一般人的法律文化,内部法律文化指从事专门法律任务的社会成员的法律文化。外部法律文化中的各种利益要求、权利要求,只有经过加工使之符合内部法律文化的要求,才能启动法律过程和制度。[4]
      按照我们前面所采用的法律文化概念,法律文化的基本结构分为两层:其一是制度性的法律文化,它由法律规范、法律制度构成;其二是观念形态的法律文化,它由法律学说、人们的法律价值观、法律信念、法律心理、法律习惯等构成。如果说制度形态的法律文化旨在于建构一定的法律调整机制,那么,观念形态的法律文化则充分展示了人类关于法和法律的精神世界的活动。
      观念形态的法律文化还可将其结构进一步划分为:认知结构,其包含着对法律的感知和认识,即感性和理性的知识;评价结构,即对法律规范、制度、活动、作用的价值评价和选择的思维内容;心态结构,即关于法律的情感、心理和公设(公众所认同的法律公理,如法律至上、人人平等、民主自由等);行模结构,即模式化的法律行为指向或图式;等等。[5]
      (二)法律文化的作用
      法律文化的结构和内容决定法律文化的作用。法律文化有制度内容和意识内容,其必然有制度性作用和社会意识的作用。在此,我们将制度性和意识性作用综合起来,具体从以下方面来分析认识。
      第一,沟通作用。人们的沟通依赖于人们共同的认知,法律活动中的沟通依赖于共同的法律认知。法律文化中的语言、符号、共同的价值、知识、情感等,构成了沟通的基础。人们之所以能够经济领域以合同方式确定交易,之所以能够在法庭中共同就争议进行讨论和辩论,关键在于有共同的法律文化。
      第二,选择作用。在法律领域的选择包括制度安排方面的基本制度选择,权利义务分配的选择,法律调整机制和调整方式的选择等;在法律实施方面包括程序选择和对实体权利义务及责任安排的选择;在一般法律活动方面包括对法律行为的选择,等等。这些选择,决定于法律理论、法律信仰、关于法律调整规律的认识、以及法律知识。正是法律文化中的这些内容,保证了选择的可能性。
      第三,指令作用。这是指法律文化驱动和控制法律制度的运作,指导社会活动主体作出符合法律规范的行为。制度的运作及法律活动中的权利义务行为,都是受人们的意志支配的,而法律活动中的意志是受现行的法律制度、法律活动主体的法律信仰、知识、情感等支配的。主体积极的法律活动,是由法律文化的制度内容和意识内容向其提供指令。
      第四,整合作用。整合指的是将各种不同的要素或部分调整为一个系统的活动、方法、过程与结果。法律文化的整合作用包括制度层面和意识层面。制度层面的整合即通过法律规范和制度的实施,调整社会关系,排除各对立因素,使整个社会形成统一的法律秩序。意识层面的整合包括将自身的法律文化因素组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对社会中不同的法律文化进行选择、吸收、排斥、渗透,使社会形成和接受一个统一的法律文化;对社会文化中不同文化因素进行选择和调适,使法律文化与整个社会整个大文化系统互相适应。[6]
      第五,社会化作用。这里社会化的含义指一个自然人成为社会人的过程,即在社会文化的背景中学习社会文化、内化社会文化、形成自己社会品质的过程。任何时代的人,都是该时代文化塑造的。法律文化提供了人的社会化(法律化)的条件,其不仅表现为公民是公民文化的塑造的结果,最重要的是法律人(法律职业工作者)是法律文化塑造的结果。没有公民文化,就不会有公民;没有法律文化,就不可能产生法律人;有怎样的法律文化就会产生怎样的法律人。

    (作者:黄建武;出处:张文显主编:《法理学》(第三版),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注释:
[1]刘作翔教授在其《法律文化理论》一书中介绍了美国、苏联、日本及中国学者在法律文化概念上的不同观点。参见刘作翔著:《法律文化理论》,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34-65页。
[2]参见刘作翔著:《法律文化理论》,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68-91页。
[3]参见张文显著:《法哲学范畴研究》(修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37-240页。
[4]参见[美]弗里德曼著,李琼英、林欣译:《法律制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61页。
[5]参见张文显著:《法哲学范畴研究》(修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41-246页。
[6]参见张文显著:《法哲学范畴研究》(修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48-252页。

 

 

稿件来源:司法文明数据库

原发布时间:2012-08-07 12:56

网址:http://sfwm.legal-theory.org/?mod=baike&act=view&id=12